您的位置:御书屋 > 都市言情 > 禁区猎人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三章 联姻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三章 联姻

作品:禁区猎人 作者:都市猎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云秀儿昨晚一宿蹲在林朔婚房外头听了一夜,越听越起劲,一宿没合眼。

    第二天进红沙漠狩猎,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苗成云在那儿醉驾,既觉得丢人,又有些担惊受怕。

    再加上被多佛恶魔幻境吓唬了一下,白天也没补上觉。

    睡眠对于云家传承而言,就像肉食对于林家传承一样,那是不可或缺的。

    平时还行,林朔一顿两顿不吃也没什么,可云秀儿白天遭遇过多佛恶魔的幻境。

    她当时一边努力保持着自己的清醒,一边还要控制住身边三位强九寸的猎人,消耗非常大。

    所以这天晚上到了下半夜,这姑娘就开始冲盹了。

    就跟瘟鸡点头似的,强撑着不想睡,时而清醒时而迷糊。

    每次她睁眼的时候,就发现林朔睁着眼,好胜心让她不想再闭上眼,可身体又不答应。

    一直到了东方微微发白,云秀儿这阵儿瞌睡终于过去了,这姑娘赶紧晃了晃脑袋,站了起来。

    这一站起来,她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下意识地想找东西扶一下。

    没找到,一屁股又坐回地上了。

    “你怎么不扶我一下?”云秀儿瞪着林朔说道。

    “我哪儿敢啊。”林朔翻了翻白眼,“你知道你刚才睡着了吗?还打呼噜了。”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林朔说道,“我要是来扶你,你这睡醒把我当多佛恶魔怎么办?这叮咣五四打起来,把你弄哭我又得哄半天,我冤不冤啊?”

    “真要打起来,哭得是你吧?”

    “随你怎么说。”林朔耸了耸肩。

    两人正聊着,林朔只听到耳边一声怒吼:

    “多佛恶魔!老子跟你拼了!”

    一扭头,只见魏行山挥舞着砂锅大的拳头冲了过来。

    林朔嘴角抽了抽,抬手捏住魏行山递过来的拳头,稍稍一使劲。

    “哎哎哎!疼疼疼疼疼!”魏行山整个人就跪下了,一阵龇牙咧嘴。

    “我真要是多佛恶魔,你够死上十回了,你魏行山就是这么跟人拼命的?”林朔松开了魏行山的拳头,看了看远处侧躺着的金文问,一语双关地说道,“关键时刻枪都不掏出来,你这是看不起谁呢?”

    “枪是真不能掏,容易出事儿。”魏行山坐下身来,也瞟了一眼金问兰睡着的方向,说道,“万一这擦枪走火的,回头说不清楚。”

    “你撩人家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这点呢?”林朔白了魏行山一眼,轻声数落道。

    “哎呀,发乎情止乎礼嘛。”魏行山挠了挠头,脸上有些不好意思。

    云秀儿都听愣了,问道:“你们俩说的,是多佛恶魔的事儿吗?”

    林朔摇了摇头,随后拍了拍手:“老魏这一嗓子,就等于是部队里的起床号了,知道你们都醒了,收拾收拾出发吧。”

    周围的猎人,有睡在车里的,有睡在火堆边上的,这会儿都纷纷起身。

    其中金问兰起身之后,走到了魏行山面前,表无表情,抬手就是一记耳光。

    “啪”地一声响,干净利落脆。

    在这旷野荒郊,林朔仿佛都听到回音了。

    魏行山被揍得原地转了一圈。

    他被打愣了,其他人也看愣了。

    云秀儿倒是没愣神,昨晚小八多了一句嘴,这事儿前因后果她知道。

    同时她也明白,她等了一宿的林朔和苗雪萍之间的热闹,这回算是看不到了。

    醒来之后这么一副场景,谁都不会怀疑这是什么幻觉。

    多佛恶魔要是能制造出这种幻境,那就别挣扎了,认栽吧。

    魏行山往旁边吐出一口血沫子,然后一声不吭地就爬上了驾驶舱的位置。

    这会儿天已经亮了,一伙人醒过神来之后各自上车,早饭就在车上解决。

    林朔就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接过Anne递过来的肉干和狄兰送过来的热水,一边吃着,一边看着魏行山冲着自己的这半边脸。

    嚯,这一耳光瓷实,老魏这半边脸肿得是真高。

    老魏埋头开车,看样子是没心情吃早饭。

    “管杀就得管埋,敢撩就得负责,事情做到一半,活该挨打。”林朔说道,“你魏行山昨晚也算是长脸了,挨一个耳光不亏。以后别记吃不记打,再犯这个毛病就行。”

    “我知道你是在帮我。”魏行山说道,“把话说明白了,一个耳光这事儿就算结了。”

    “你知道就好。”林朔翻了翻白眼,“被金家女猎人盯上了,你小子这两百来斤,还真不够人家折腾的。”

    “这女人下手真黑啊。”魏行山说道,“我现在还看得见星星呢。”

    “知足吧,人家已经手下留情了。”林朔说道,“这是一个强九寸的高手,真要是抡圆了,你脑袋都飞了。”

    “哎,老林。这事儿好像还没完。”

    “怎么?”

    “她军大衣还披身上没还我呢,是不是还有那个意思?”

    “那你自己保重吧。”林朔嘴角抽了抽,“这事儿是你理亏,我可不会保你。”

    “魏行山。”坐在后面的Anne发话了,“你没你师傅的本事,非要学你师傅的作派是吗?脚踏两只船?你等着,我回去就告诉柳青。上回外蒙阿茹娜的事儿,柳青可忍了你一回了,这回她肯定收拾你。”

    “那错不了。”林朔说道,“明里暗里,老魏这是干了多少负心事儿了,一定不能轻饶了这小子。”

    “林朔你有发言权吗?”Anne说道,“他还不是跟你学的,上梁不正下梁歪。”

    “就是。”狄兰也说道。

    林朔愣了愣,随后不说话了。

    ……

    另一辆车上,苗成云宿醉之后,依然担任司机。

    没办法,这辆车上还是这四个人,云秀儿、贺永昌、金问兰,这仨都不会开车,就他一个会的。

    好在这儿也没什么道儿,顺着那根管道开也就是了,只要别撞上去,怎么开都行。

    “秀儿姐。”苗成云一边把着方向盘,时不时瞟一眼身边的云秀儿,脸上那是一阵阵地担惊受怕,“我昨晚喝多了,都断了片儿,到底干了什么,我是真不知道。”

    贺永昌在身后说话了:“苗兄弟,你断片儿了没事儿,我们大家都看到了,可以为你作证。昨天晚上,你是条汉子。”

    “对。”金问兰也说道,“苗兄弟昨晚的表现,比魏行山那个怂包强多了。”

    “那错不了。”贺永昌说道,“亏我还当了他魏行山半天僚机呢,关键时刻临阵脱逃,太不像话了。我一早就听说林魁首英雄好汉,怎么教出这么怂一个徒弟?”

    “老贺,这事儿别提了。”金问兰有些不好意思,低声说道。

    “金大妹子,没事儿,哥哥我呢,就好成人之美。”贺永昌说道,“你放心,这两辆车里,你看上哪个男人,跟哥说,哥一定帮你。”

    “老贺,我就不用你操心了。”金问兰说道,“你真要撮合,就撮合撮合前面两位吧。”

    “有道理。”贺永昌点点头,“话说昨天晚上,苗兄弟那真是条汉子,只可惜不胜酒力,这才功亏一篑,可是这个心意,我们已经看到了。

    云姑娘,我觉得苗兄弟一表人才,身上能耐依我看,也配得上你们云家,听说你们又是青梅竹马,我觉得这事儿挺合适。”

    “贺永昌,你到底是猎人还是个媒婆?”云秀儿实在忍不住了,“昨天晚上你在魏行山和金问兰之间搀和,我就已经看不下去了,怎么现在还盯上我和苗成云了呢?”

    “我这人在山里杀孽重,平时得干点儿积德的事儿。”贺永昌笑道,“而且我就是这个性子,最见不得劳燕分飞,男女之间既然有意思,那就在一块儿试试呗,真要是成了一门亲事,我这算积德了。”

    “贺家主,你长我几岁,我就叫你一声大哥。”苗成云开口道,“贺大哥,乱点鸳鸯谱这事儿,其实特别阴损,你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

    “苗兄弟,你昨晚可不是这么表现的。把云姑娘跟麻袋似地往肩上扛,扔车里扑上去,那是如狼似虎啊。”贺永昌说道。

    “就是嘛,而且云姑娘云家传承那么大能耐,愣是没反抗。”金问兰也说道,“这又说明什么呢?”

    “这就叫做男有情女有意,对上眼儿了。”贺永昌接着说道,“所以你们俩,就别矫情了,该干嘛干嘛。”

    “对,苗光启的儿子,配云家传人,这门亲事只要定下来,未来猎门九寸家族联盟的根基,就算有了。”金问兰说道。

    “是啊,想拉我们入伙,你们自己得先理清楚,关系要到位,事情要捋顺咯。”贺永昌也说道,“想跟林魁首竞争,可不能报有一丝侥幸心理啊。”

    云秀儿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原本心里是又羞又恼,可听到这里,她冷静下来了。

    只听贺永昌继续说道:“其实苗光启苗前辈,跟我打这个招呼的时候,我一开始是不认同的。

    目前的六大家虽然式微,可魁首家族的传人林朔,无论能耐还是战绩,都极为过硬。

    我贺永昌自问能耐不差,可林朔这个人,我佩服。

    想跟他争魁首之位,你云秀儿凭什么?

    你云家是猎门祖庭这我认,可最近三百年来,你云家又为猎门做过什么呢?

    这三百年间,但凡世间出现祸害苍生的猛兽异种,哪次不是林家人一马当先?

    而你们云家这三百年的九寸门槛,又哪次不是林家人帮你们保下来的?

    说到底,云家跟林家之所以闹翻,不就是林乐山老魁首娶了云家传人云悦心吗?

    男有情女有意,娶了就娶了,如今是什么年代了,婚姻自由,知道吗?

    这事儿你们云家不占理。

    可如今,我们人类对抗猛兽异种的形式,正在变化,六大家整体的式微,让猎门的力量正在不断削弱。

    既然待不住九寸门槛了,那就下来,让有资格的上去,这是猎门祖训。

    猎门需要新的六大家,更需要新的秩序。

    所以我贺永昌捏着鼻子,认你这个盟友。

    可你既然作为一个魁首的候选人,光有能耐是不够的,各方面都要摆平。

    苗光启前辈目前即将建立的奇异生灵研究会,关系到今后猎门对抗猛兽异种的大势,你一定要掌握。

    苗成云这个丈夫,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必须嫁。

    否则苗光启在你和林朔之间两头下注,林朔那边是他的养女,你这边要是没有这份姻亲关系,我们不放心。”

    “是啊。”金问兰也说道,“而且这件事情,说起来,也不是很难为你吧?云姑娘?”

    “这个……”苗成云咽了一口唾沫,说道,“这个其实你们可以放心,秀儿姐是我家老爷子的得意门生,有这份师生关系在,未必需要联姻的。”

    “苗成云你给我闭嘴!”云秀儿骂了一句,随后说道,“好,我嫁。”

    “秀儿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苗成云吓得面无人色,“求求您放过我吧,我是要另立苗家的人啊,不能入赘你们云家啊!”

    “不需要你入赘。”云秀儿说道,“以后孩子看天赋,该姓苗的姓苗,该姓云的姓云。”

    “秀儿姐,我跟你说实话吧。”苗成云被逼的没办法了,“其实我那方面不行。”

    “哼,你跟聂萱搞在一块儿的时候,我听说你很行呢。”云秀儿淡淡说道。

    “可跟你我不行了,那是真不敢啊。”

    “不敢就多喝些酒,醉倒了也没事。”云秀儿杀气腾腾地说道,“大不了老娘我自己来。”

    “罢了!”贺永昌挑了个大拇指,“云姑娘是条汉子。”

    “老贺,没你这么夸人的。”金问兰说道。

    “金大妹子你也不差。”贺永昌说道,“昨晚勾搭魏行山,这是想学学苗光启老先生,两头下注吗?”

    “我才没那么无聊呢。”金问兰淡淡说道,“以我金问兰这身能耐,就算有所求,也犯不着搭上自己的身体。”

    “哎呦,那是动了真情了?”贺永昌笑道,“那你今晚早上那一耳光,可就打重了。”

    “闭嘴。”金问兰低着头,继续用匕首修剪着手上的老茧。

    ……
推荐阅读: 最原始的欲望 穿梭在无限时空 御嫡 纵情花间 黑色手札 狙击英雄 天骄战纪 抗日之王牌特工 黑暗大纪元 最佳影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