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御书屋 > 历史军事 > 混在明朝 > 第三百九十六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中)

第三百九十六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中)

作品:混在明朝 作者:红色四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第三百九十六章最难消受美人恩中

    一连数天,王锐都睡在了军营里,连回府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让他感到好象又回到了当初龙虎卫练军时一样。

    没办法,龙虎豹象四卫的训练刚刚开始,他这个大帅一方面要做出榜样,另一方面有诸多事情也要亲自协调,不可能完全放手丢给史梁和周宁等人。

    龙虎卫这边还好说,史、周二人可以完全担负起重任。关键是豹象卫那里,他不可能让祖大寿和满桂去向史梁和周宁学习,因此要亲自去抓,教给二人训练的方法,并且带领着他们去龙虎卫那边“取经”。等到这二人完全上了道,而且四大统领的关系真正的融洽后,他才能完全放手。

    就这样,几天来王锐将全部‘精’力都放在训练上,几乎一刻也不得闲。不过他的功夫没有白费,训练的成效十分明显,祖大寿和满桂二人也开始渐渐上道。

    这一天晚上,他终于有了点空闲时间回到府中。众位夫人自是高兴之极,一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吃了顿晚饭。

    贝阿特丽丝也和他们在一个桌上,她现在就像是这个大家庭中的一员一样。不过她在饭桌上显得有些心事重重,一句话也没说,似乎有什么事情。

    王锐在一旁看得清楚,却也没说什么,以为她在设计上遇到了什么难题。虽然有宝船的图纸,但想将之改良为新的战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遇到难题是再正常不过了。

    晚饭后,他悄悄将聂灵儿叫到一边,询问她贝阿特丽丝这几天怎么样,可有什么其他的异常。

    聂灵儿闻言忍不住咯咯娇笑道:“想不到相公对她也是关心得很,我看你们俩倒真是互有情意呢!这几天相公不在府中,贝阿特丽丝小姐就像是丢了魂一样心不在焉。灵儿看她八成是喜欢上相公了,恭喜相公你很快就能娶一位佛朗机的美人回来啦!”

    王锐微微一愣,随即笑骂道:“你这小妮子莫要胡说八道,我今天不是已经回来了吗?贝阿特丽丝小姐不一样还是失魂落魄?若不是看她这样,我也不问你了!她的遭遇已很不幸,你这小妮子莫要再随便拿人家开玩笑,小心相公的家法伺候!”

    聂灵儿小嘴一撇说道:“哼,‘女’儿家的心事灵儿可要比相公你懂得多了!今晚贝阿特丽丝小姐看上去虽仍像是丢了魂一样,但那是有些不知所措,和前几天的心不在焉可是不同。而且她暗地里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丝欢喜,相公不好总盯着人家看,自然是没有发现了!”

    王锐当然不会相信她的话了,当下只是哈哈一笑说道:“好,好,好,就算是灵儿观察得仔细吧!不过娶不娶她的事情不需要你这小妮子来‘操’心,你只管照顾好贝阿特丽丝小姐便是!”

    聂灵儿笑嘻嘻地应道:“相公放心,贝阿特丽丝小姐早晚是灵儿的姐妹,灵儿又岂有不尽心之理?”

    王锐不想再和她斗嘴,笑着摆了摆手没再说什么,独自一人来到了书房。自从短暂的休假之后,眼下他又进入了一个新的紧张之极的忙碌阶段。尤其是最近几件重大的举措同时启动,需要‘操’心的事情太多,他想一个人静下心来好好理一理思路。

    众位夫人都知情知理地没有打扰他,一同回到后院说话和逗‘弄’虎妞和虎蛋两只小老虎去玩了。

    书房中,下人奉上香茶后退了下去,屋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刘大疤和一众亲兵护卫都在外面守卫。眼下聂枫、聂桐和王谦都已经是身兼要职,不可能再充当随身护卫,所以现在在他身边的是聂大等兄弟四人。

    王锐从书架上随便‘抽’出本书来,信手翻看着,脑海中却在想着事情,不知不觉已入了神。

    眼下新的阁臣还没有枚选出来,温体仁等人明哲保身,文官集团正是势力最弱的时候。因此几件大的举措进行得都十分顺利,未遇到任何阻力。

    所以王锐现在担心的事情仍然是钱的问题,这几件大事都需要耗费巨额的资金,只有钱到了位,一切才有可能进展下去。好在纸币的推行比较顺利,转过年来就可以考虑再次增发。

    到时候朝廷就能够再贷款,加上与‘蒙’古诸部的火器‘交’易,资金方面应该问题不大。而且现下经济的发展已经初步进入到一个良‘性’循环,越往后发展就越快,情况也会越来越好。他自己、谢家和聂家的财力雄厚,眼下完全可以先期投入,待以后不但不用担心收不回投资,而且反倒会又多了一条财路。船舶制造——这一大块“‘肥’‘肉’”即使是不能由‘私’人垄断,他们也必定能从中分得一大杯羹!

    除了这几件大的举措,王锐另外担心的一件大事就是转过年来的天灾和农民起义。

    在原来的历史上,从崇祯二年开始,大明就接连遭受了几次大的自然灾害,这也是大规模农民起义爆发的导火索。

    他对人事有信心,却不知老天爷肯不肯给面子,因为自己已经改变了历史的轨迹,就会将原有的“惩罚”给收回去。

    一旦天灾如期爆发,王锐估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仍然会爆发。道理很简单,即使是在今天,我们也还依然有一些贫穷的地区,穷的令你难以想象,就更别提在那个时代了。

    现在的大明虽然已经摆脱了原来即将倾覆的命运,并且开始逐步走上兴盛之路,但却离所谓的盛世还差得远呢。陕西、山西、甘肃、四川、河南、河北等省份无论是吏治还是民生都落后得很,一旦天灾降临,这些地方正是大规模农民起义爆发的温‘床’。

    当然,现在王锐不再担心农民起义会动摇大明的根基,因为他抢在这之前已经完成了筑基的工作。相反,农民起义的爆发反倒会提供一个新的契机,令大明的经济和军备都能得到进一步的飞速发展。

    人类的发展史本来就是一部战争史,是在动‘荡’中不断向前发展。而且这个“脓包”早晚也要挤掉的,留着总是一个隐患。

    不怕归不怕,但此事却需要小心应付,否则就会造成过大的内耗,影响到王锐发展的大计,因此他一有空闲就会忍不住仔细思量。可恨的是这件事情他不能找谢天博、孙传庭等人商议,只有自己一个人去想。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王锐出神地想着,忘记了身外的一切。

    忽然之间,只听屋外刘大疤的声音响起道:“小姐请留步,国公爷正在静思!”

    王锐一下被惊醒,立刻就猜到了来人是谁。眼下府里的众位‘女’子,只有贝阿特丽丝是小姐,其余的都是夫人。红娘子虽然也还未过‘门’,但是刘大疤却称她为楚将军。

    他放下手里的那本书,抬起头来朗声说道:“是贝阿特丽丝小姐吗?请进来吧!”

    片刻之后,‘门’被推开,进来的果然就是贝阿特丽丝。

    王锐朝跟在后面的刘大疤挥了挥手,他立刻退了出去,轻轻将房‘门’带好。

    待到屋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王锐指了指对面的椅子,朝贝阿特丽丝微笑道:“贝阿特丽丝小姐请坐吧,你这么晚了前来找我,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他猜贝阿特丽丝多半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才命刘大疤出去,以免有人在旁的话她会有什么顾虑。

    东西方的文化有着很大的差异,所以一般‘女’子的‘性’格和作风十分开放,与大明的‘女’子截然不同,就算是聂灵儿和红娘子也远远不及。贝阿特丽丝则更是如此,这一点从她不喜欢‘交’际,而是喜欢航海、骑马、剑术等就可见一斑。

    可是今天她却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竟然略带羞涩和腼腆的神情,也更增了她绝丽的风情。

    王锐见状不由得暗暗称奇,心中忽然一动,心说聂灵儿那小妮子说的该不会是真的吧,难道这个葡萄牙当真看上自己了不成?这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不过现在仔细想一想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自己是她的救命恩人,又一直对她关心有加。她逢遭大难,现在一个亲人也没有了,对自己很自然地会生出依赖和报恩之心。只需要一点点的催化剂,这种依赖和报恩之心就很容易转化成异‘性’之间的爱慕之情。只是这催化剂是什么?自己这几天连家都没回过,啥时候“勾引”这个葡萄牙了?

    一想到这些,王锐的心不由得砰然而动起来。若说对这么一个绝‘色’大美人一点“想法”都没有的话,那就太虚伪了。

    不过有想法是一回事,具体怎么做就是另一回事了。人是有理‘性’的,不是什么都凭照着本能行事,这是人与动物的区别。

    王锐不是假道学,但是他在正常情况下绝不会仅仅因为美‘色’就和一个‘女’子上‘床’,而是要两情相悦才好。现在他对贝阿特丽丝只是同情和关心而已,还没有上升到爱恋的程度。因此虽有些砰然心动,但却王锐立刻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告戒自己别胡思‘乱’想。

    别说自己的想法正不正确还不一定,就算贝阿特丽丝真的喜欢上了他,那也是依赖和报恩之心在作怪,自己可不能乘人之危。

    王锐一边想着,一边端起茶来喝了一口,缓解一下‘波’动的情绪。

    贝阿特丽丝却好象突然下定了决心,猛地抬起头来盯着王锐正‘色’开口道:“国公大人,我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你了,不知贝阿特丽丝可以做你的情人吗?”

    王锐那口茶终究没能喝进肚子里,而是一张口全部狂喷了出去……
推荐阅读: 最原始的欲望 穿梭在无限时空 御嫡 纵情花间 黑色手札 狙击英雄 天骄战纪 抗日之王牌特工 黑暗大纪元 最佳影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