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御书屋 > 历史军事 > 混在明朝 > 第三卷—第五卷第三百八十二章 东圣教的秘密(中)

第三卷—第五卷第三百八十二章 东圣教的秘密(中)

作品:混在明朝 作者:红色四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时的迪戈奥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自信与优雅风度,已完全被摧垮,整个人都变了样。从被押解回京上路的那一刻起,他就再没有说过一句话。但是同时的心里还暗暗的抱有一丝幻想,希望巳圣骑士那边已然得手,这样他们也总算是没有白白“牺牲”,自己心中还感到好过一些。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过来萧劲风所谓的晕船肯定是个借口而已,那厮多半是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因此才没有赶来与他们汇合,而是选择了独自脱身。以其高超的身手,想要一个人脱身应该不难。

    想明白了此节,迪戈奥忍不住暗自大骂萧劲风狡猾和不讲义气。他既然已经觉察出了危险,为何不警告自己呢?如果他能早一点提醒自己,眼下很可能就不会落得个如此的结局了。说不定那厮还是特意不说的,目的就是想要他们这些人来吸引住敌人的注意力,好掩护他自己脱身。

    迪戈奥越想越肯定,心中不由得恼怒之极。

    他们三个长老此番共同承担了yòu敌重任,可说是整个计划之中最危险和最重要的一个环节,稍有不慎就会将自己给搭进去。

    结果到了最关的时刻,萧劲风为了自己能够安全脱身竟然背弃了同伴,最终导致另外两名长老一死、一被捉,连来接应的无敌战舰都被击沉,所有的人或死或者成为了阶下囚,无一人漏网。此等所为当真是禽兽不如,想不到圣教的长老之中竟也会有如此败类!

    一想到这些迪戈奥就不住感到怒火中烧,恨不得亲手将萧劲风碎尸万段方能稍平心中之气。只可惜眼下他已经是阶下囚要完成这个心愿恐怕是不太可能了。

    其实迪戈多少是有些冤枉萧劲风了,这位萧长老先前也一样认为从海路脱身是招妙棋。但是当他与迪戈奥和查理德温各自率领一队人马分头行动之后,才逐渐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作为同一族人,萧劲风王锐的认识要比迪戈奥和查理德温这两个外族人深刻得多。而且他生xìng多疑、谨慎于潜藏的危险有着异乎寻常的敏锐感觉。

    他率领着自己的那队人马和追兵兜玩“捉í藏”之时|快就觉察到了跟在他们后面的追兵似乎是兵力不多,并不是当真想要抓人,而好象只是虚张声势一样。

    这令他不由得心大起。因按道理来说对方必定是调集了重兵围捕。誓要将他们一行人全部擒之而后快地又怎么可能会这样?

    于萧劲风立刻进行了几次试探。发现他们只要是向西面和南面逃遁兵就会bī迫得很紧。严密封锁住去路。但如果是向着东面地话。追兵就不是迫得很紧。而只是虚张声势罢了。

    萧劲风连试了几次后发现都是如此。心中隐隐感到了不妙。他在这一次地计划开始之前就早已经对王锐做了非常仔细地研究。并且从教主那里也反复得到了警告道此子智计百出。往往喜欢出奇制胜对手难以预料。已经有无数失败者证明了这一点。只要是稍有疏忽会不知不觉坠入此子所设下地圈套。是以东圣教主反复警告萧劲风等人。绝不能犯半点错误不能有半点轻视对手。否则他们必将是新地失败者无。

    因此萧劲风虽然一时间还猜不到王锐又在玩什么huā样。但却嗅到了危险地气息。心知若是按照原计划赶往大沽口和迪戈奥等人汇合地话。恐怕十有**会坠入对方所设下地圈套。

    但现在想要警告和通知迪戈奥他们已经是来不及了。带领自己地这一队人马改变计划更是不妥。一来目标太大肯定难以脱身。二来万一自己判断有误地话。不免害得迪戈奥他们空等。没准再出现什么差错。

    所以萧劲风当机立断。命那名长老堂地弟子率队按原计划赶往大沽口。而他自己却假托晕船地借口独自脱离了队伍。悄悄潜伏了下来静观形势地变化。

    以他高绝的身手,自是轻而易举便跳出了包围圈外,反倒变成了暗暗跟在追兵的身后,一直悄悄来到了大沽口。

    后面发生的事情自然是令萧劲风骇然失sè,一看到龙虎卫的各路伏兵朝着汇合点的海湾无声无息地迅速集结,他就知道大势已去。现在想要警告迪戈奥他们已经是不可能了,多半只会再白白将自己也搭进去。

    于是萧劲风当机立断即刻悄然远遁,一边暗自庆幸自己的小心谨慎,一边感慨着对手的可怕。那王锐既然

    猜破他们会从海路脱身,从而在大沽口设下了圈~也早就猜破了他们这一次整个声东击西的计划呢?

    他不敢再想下去,更不敢再潜回京师查看究竟,惟有借此良机立刻脱身南下,赶回总坛向教主报告所有的消息……

    迪戈奥当然不知道这一切的经过了,忍不住将所有的过错都怪罪在了萧劲风的身上。

    人们对于成功习惯内部归因,而对失败则喜欢外部归因。这是人xìng的弱点,迪戈卡奥也不例外。但这样一来,他的心境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假冒的葡萄牙商团和巳圣骑士团都是被密捕,眼下知情的人没有几个。像迪戈卡奥和巳圣骑士这样的首脑是被关在了内卫的大牢,而其余的人则被秘密地押在了龙虎卫的大营之中。

    内卫的大牢虽像东厂和锦衣卫那般如同修罗地狱,但也不是什么疗养的圣地,自给人一种森然之感。迪戈卡奥等人对厂卫的大牢早有闻名,心中自然有些惴惴,不知道将有什么样的酷刑等着自己。巳圣骑士因为身具上乘的功夫,所以对此还不是那么担心,迪戈奥以前就感到教中那些对付敌人忽然叛徒的酷刑颇为残忍,觉得东方人当真是野蛮之极。眼下一想到那些酷刑将要落在自己的身上,他的内心里忍不住生出一丝恐惧。

    整整一天的功夫,并没有何人来进行审讯,迪戈奥也在愤怒、焦虑和恐惧中整整煎熬了一天,他以前可还从来没有感觉到一天的时间竟然是那么的漫长。

    第二天的深,一片寂静的内卫大牢里突然响起了纷luàn的脚步声。本来就没有熟睡的迪戈奥一下就被惊醒,倏地从草铺上坐了起来,一颗心忍不住砰砰狂跳,惊恐地竖起耳朵倾听着牢房外的动静,就像是一只可怜的受了惊的兔子。

    嘈杂的脚步声偏偏就的牢房外停了下来,紧接着就是开锁的声音。片刻之后,牢房的大én就被推开,几名内卫手举火把涌了进来。

    领的那名校尉举起火把在迪戈奥的脸上照了照,然后面无表情淡淡地朝他开口说道:“阁下请跟我们走一趟吧,我们督公大人有请!”

    迪戈奥勉强定了定神,表上镇定自若地冷哼一声说道:“想不到堂堂的国公大人竟然如此不懂礼节,有什么事情不能白天问?却要深夜扰人好梦!”

    那尉面lù一丝轻蔑的微笑,仍是淡淡地说道:“哦?阁下现在仍能有好梦么?倒也令人佩服!你少再在这里罗嗦,但不知你是想自己跟着我们走?还是用人架着你呢?”

    迪戈奥气得脸sè煞白,改用葡萄牙语连声嘟囓道:“野蛮!果然是野蛮的东方人!”

    说归说,骂归骂,但他知道眼下自己是他人的阶下囚,想要如何也轮不到他做主,惟有任人摆布的份。

    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因此迪戈奥也不再徒劳地反抗,一边自言自语地嘟囓着,一边整齐地穿戴好衣物。虽然现下身陷囫囵,但他仍然不失礼仪,穿着和修饰都一丝不芶。

    那校尉却也不急,耐心地等迪戈奥全部收拾好后,才当先出了牢房,另几名手下则押在了最后。

    内卫的大牢也是建在了地下,侦讯室则是在上面一层。因为内卫的审讯手段不是以酷刑为主,所以也不需要建在地下来遮蔽声音。可尽管内卫的大牢不像是东厂和锦衣卫那样以酷刑闻名,但凡是进来过的人还从来没有能够不开口的,并且谈之无不sè变。这就是王锐将心理血和现代刑讯手段结合的成果,同时也是他想要达到的效果。

    从yīn森há湿的地底来到了地面之上,迪戈奥觉得呼吸都顺畅了许多。他被带到了侦讯室的én口,忍不住暗暗深吸了口气,这才在那校尉的示意下推én而入。

    甫一踏进房内,迪戈奥就不由得微微一愣。因为屋内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各种刑具,而只是有一张普通的桌子和几把椅子,四壁上的长明火把将室内照得如同白昼。

    王锐就随意地坐在桌后的椅子上,身后站立着聂枫、王谦和曲达闾等人。

    他看到迪戈卡奥进来,当下笑yínyín地开口说道:“卡奥先生请进吧,来人啊,看座!”!~!

    ~.《》~
推荐阅读: 最原始的欲望 穿梭在无限时空 御嫡 纵情花间 黑色手札 狙击英雄 天骄战纪 抗日之王牌特工 黑暗大纪元 最佳影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