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御书屋 > 历史军事 > 混在明朝 > 第三卷—第五卷第三百八十一章 东圣教的秘密(上)

第三卷—第五卷第三百八十一章 东圣教的秘密(上)

作品:混在明朝 作者:红色四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锐为了íhuò对手、引蛇出dòng,确实调走了内卫和龙全部主力。当然,那同时也是为了确保围捕假葡萄牙商团的成功。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考虑,那就是东圣教不可能出动大批人马来抢夺火器图纸,最有可能的自然是派遣jīng锐高手来盗取。因此留在京师设陷阱的人手不需要多,而是要jīng,于是他便将重任jiā给了聂行天以及其所率领的一干聂家高手。

    对于火器局的防卫,王锐只是吩咐表面上降低了难度,但除了聂行天和有限的几个人外,其余人并不知道真相,所以黑衣人在盗取图纸的过程中上演了一出jīng彩的好戏,令他丝毫没有怀自己早中了圈套,否则又怎能顺藤ō瓜找到其老巢?

    聂行天一早就埋伏在了那三层阁楼之上,居高临下将黑衣人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的大玄天九转神功已臻化境,虽不敢说当世已无敌手,但却远在那黑衣人之上。因此黑衣人能发现那两名暗伏高手的踪迹,可是却对潜伏在阁楼之上的聂行天丝毫没有觉察。

    在其得手脱身,聂行天又暗中跟了上去,直到找到了对方的老巢,这才显lù出形迹。而在这之前,聂家的高手自是早已经盯住了那几名所谓的阔少,前一天张圣泉的钥匙被盗也是将计就计所设下的圈套,高尧的身份亦因此暴lù。

    眼下一切已尽在掌握之,该是到了收网的时候。

    他听那黑衣猜到了自己的身份,当下哈哈一笑说道:“不错,老夫正是聂行天。不过好汉不提当年勇,老夫可早已经不是什么北方绿林道的领袖!你既已知道老夫的身份,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黑衣人也是哈哈一笑,:即冷哼一声说道:“聂宗主说的一点不错,阁下现在的确早非是北方绿林道的领袖,而是已沦落为朝廷的鹰犬罢了!”

    他心自己绝不是聂行天的对手因此想要用言语jī怒对方,这样也许还有一丝机会。

    聂行天似猜到了他地用意。所以闻言并没有动怒。只是目光一闪淡淡笑道:“聂某是什么身份。恐怕阁下还没有资格来评论。就算是鹰犬又如何?却要专én对付你们这帮妖孽!”

    黑衣见自己地计策全然无效。不由得暗暗叫苦。表面上却冷笑一声说道:“聂宗主先莫要这般自信。就怕你这鹰犬降不了在下这妖孽呢!”

    聂行天轻蔑地一笑说道:“就凭你么?呵呵那就请阁下放马过来便是!不过聂某从不杀无名鼠辈。阁下到底是否巳圣骑士不速速报上名来?”

    黑衣人哈哈长笑一声说道:“不错。在下就是东圣教十二圣骑士中地巳圣骑士。今日就来领教一下聂宗主地高招!”

    话音未落。他已如一头黑豹般朝着聂行天疾扑而去。看那样子大有yù与敌携亡地惨烈气势。但是他地身形刚刚扑至一半地距离。就倏地沉向地面如土遁一样倏忽间消失不见。下一刻。他地身形又如鬼魅般自聂行天身后冒了出来。摈掌如刀。狠狠切向对手地后颈。

    聂行天凝立如山。丝毫不为对手地诡异变幻所动。他连头都不回。双袖向后甩出好似两条灵蛇一般。一条卷向巳圣骑士地手腕另一条直取其面én。

    巳圣骑士不敢和聂行天拆招,心知与对方相差太远旦被缠上就休想能再脱身,惟有凭借正反大五行遁术的诡异变幻方能有一线生机。

    因此不等聂行天的流云飞袖攻到立刻收招大喝一声,身子在原地一拧,倏忽间又失去了踪影,当真是神奇诡异之极。

    聂行天仍是看也不看,顺手挥袖就朝右侧的一面墙击去。衣袖本是绵软之物,但被他灌注了内劲后却好象铁杵一般,重重地击打在墙面之上,只打得碎石纷飞,竟将墙面击出了一个凹dòng。

    沙土与碎石飞溅之中,巳圣骑士大叫一声,好象被从墙壁里打出来一样,身形倏地飞跃至半空中。

    聂行天的另一只衣袖早已待机而发,此时自是如闪电般穿出,灵蛇般直击半空中的巳圣骑士。

    巳圣骑士见衣袖如铁索一般来势其急,自己身在半空之中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当下大喝一声,双手一掀一抖,一面黑sè的披风顿时迎风展开,日一片乌云般遮蔽住了自己的身体。

    几乎就在同时间,铁索一般的衣袖击在了那黑sè的披风之上。

    却只见那披风毫不受力,顺势包裹在了衣袖上。而披风

    不见了人影,巳圣骑士的身形竟又再一次神奇地凭空华之下。

    但见漫天的图纸飘洒洒掉落下来,原来那所谓的黑sè披风正是包裹火器图纸的那张黑sè皮子!

    巳圣骑士很清楚自己绝不是聂行天的敌手,因此并不凭真实功夫与之相斗,而是将正反大五行遁术发挥到了极致,极尽变幻莫测之能。只要是对手稍有疏忽,他就有机会逃之夭夭或者给予致命的反击。

    这正反大五行遁术本是最高明的潜踪匿迹的功夫,并非是xìng命相搏、克敌制胜的本事。倭人以之发展出来的忍术,擅长的亦是刺杀、潜行,而非是与敌相斗。

    可眼下巳圣骑士将正反大五行遁术施展得出神入化,令聂行天也忍不住在心中暗赞。若不是他的大玄天九转神功已臻化境,功夫远在对手之上,没准就真的会给其以可趁之机了。

    眼下见巳圣骑再一次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踪影,聂行天并未有丝毫焦躁与恼怒的神sè。他目光炯炯扫视了一圈,嘴角lù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蓦地,他猛地朝着左侧一大户人家颇为气派的大én方向一挥手。不过这一次他用的并不是流云飞袖的功夫,而是手中不知何时已如变魔术般多出了一支转轮手枪,甩手就是一枪。

    清脆的枪声处,只听那én楼之上立时传来一声痛哼,巳圣骑士现出了身形,一头栽了下来,重重地摔在地上再也爬不起身。

    他的右大tuǐ被一枪穿个血dòng,鲜血喷涌而出,如此重伤之下自然是再也无法施展那正反大五行遁术。

    聂行将王锐送给他的那支纯金转轮手枪在手上转了几个huā,然后倏地消没不见,这才飞身掠到巳圣骑士的身旁,伸指在他伤口旁边的xùe道点了几点,令血流稍缓,再撕下一条衣襟将伤口扎了起来。

    巳圣骑士:不反抗,也不说话,脸上却充满了又惊又怒且不服气的神sè。

    聂行包扎好伤口之后,看着他笑yínyín地说道:“怎么?老夫看你的样子好象颇不服气,那要不要再试一次呢?”

    巳圣骑士冷哼了一声说道:“想不到堂堂的聂宗主竟会借助火器的犀利,这可真是令在下失望!”

    聂行天闻言忍不住哈哈大笑道:“犀利的火器非人力所能及,擅用者自是如虎添翼,老夫又岂有不用之理?贵教若不是垂涎火器的犀利,此番又为何费尽心机想要盗取火器的图纸?阁下这般说,恐怕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巳圣骑士无言以对,只能冷哼一声沉默不语。的确,若不是垂涎犀利的火器,他们这一次又怎能如此大动干戈?能用火器简单迅速地解决问题,人家为什么要费力去打打杀杀?那只能是自己的一相情愿而已。

    聂行天见状也没再多说什么,当下站起身来仰天清啸了一声。

    不一会的功夫,几名聂家的好手已是闻声赶来,迅速地清理了现场后,将受伤的巳圣骑士架起押了回去。

    紧接着,留守京师的内卫倾巢而出,天还没有完全亮时,就已经将高、老张头等人尽皆缉捕归案……

    巳圣骑士团的京师分舵几乎遭到了灭顶之灾,连掌位圣骑士在内,差不多所有的重要人物全部落网。

    至此,这一次东圣教的计划彻底失败,并且损失惨重,三名长老一死、一被擒,另一人不知所踪,巳圣骑士团亦遭受了毁灭xìng的打击。

    第二天,王锐率领着人马凯旋而归。当他得知巳圣骑士落网的消息后不由得大喜,心知这回可是逮到了“大鱼”。只要能想办法撬开这些人的嘴,就终于有希望揭开东圣教的神秘面纱了。

    他一向讲求的都是知己知彼,此前东圣教的势力再大也没有什么好怕的,让人头痛的是其神秘。要想彻底铲除这个“毒瘤”,就必须知道其根底才行。眼下好不容易有了机会,王锐自是忍不住感到大喜。

    不过他却没有急着立刻开始突审,而是先仔细思虑了一番。这些东圣教的家伙想必都不是善茬,不会那么好对付的。虽说他对自己的那位大舅哥很有信心,但一味用刑未必就能取得最好的效果,得想个更好的办法才行。

    于是在反复思考了半天后,王锐终于有了定计。他决定先从迪戈卡奥等人下手,先看看这些佛朗机人的骨头到底有多硬!!~!

    ~.《》~
推荐阅读: 最原始的欲望 穿梭在无限时空 御嫡 纵情花间 黑色手札 狙击英雄 天骄战纪 抗日之王牌特工 黑暗大纪元 最佳影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