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御书屋 > 历史军事 > 混在明朝 > 第三卷—第五卷第三百八十章 收网

第三卷—第五卷第三百八十章 收网

作品:混在明朝 作者:红色四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想到这些图纸很有可能从此改变本教甚至是天下一想到自己此番立下了不世奇功。由网友上传==必将名扬天下和受到教主的重赏。他的心中又怎能不jī动?

    好一会的功夫。他才终于略略平了jī动的心情。拿出一叠叠图纸展开查看。现在还不是忘乎所以的时候。等到真正功告成时再庆祝也不迟!

    自从行动开始的那一天起。他就在各方面都做了jīng心的准备。包括了要了解究竟偷哪些火器图纸。

    根据“枪神”查德温所提供的况。列在首位就是新式火枪和火炮的总装图纸。次就是霹雳弹等其它火器。至于那些零件的图纸很可能会以成百上来计。不可能拿的全。也无法搬的动。就只能是能拿多少就拿多少了。

    黑衣人的判断没错。这天字甲一的柜子之中果然放的都是最重要的图纸。新式火枪火炮和霹雳弹的总装图纸尽皆包括在其中。另外还有无数弹yà以及零件的图纸。

    虽说看不懂图的内容。但每一张图纸上都清楚的标有名称。因此黑衣人不可能搞错。

    他用最快的速度翻检着。首将总装图纸全部挑出来。然后再捡着自己认为重要的尽量拿。直到拿不了为止。

    直到再拿下去就会影响到正反大行遁术的施展和身法之时。黑衣人方才恋恋不舍的停了|来。如果有可能的话。他真恨不能将整个柜子都搬走才好。

    不过下的收获已经足以让人满意了。这并不算厚的一叠图纸真可以说是价值,。给10,|金山也不换!

    眼见时间经不早。如果再耽搁下去的话。错过了他安排下脱身时机。就前功尽弃了。

    因此黑衣人飞快的余的图纸新放回原处。将柜én锁好。然后从腰间的皮囊中拿出一张又轻又薄的黑sè皮子。仔细的将那些图纸卷成圆筒用皮子包裹好。斜背在了上。

    做好一切后。黑衣人又悄无声息的下到了一层。重新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了阁楼的yīn影之中。静静的潜伏在那里。耐心等待着脱身的时机。

    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很快就过四更天。黑衣人的身体依旧是纹丝不动。就好象变成了雕像一样。只有蛇首面具下那一双jīng光四shè的眸子证明他还是个大活人。他没有丝毫的不耐。相比起在木桶中那一整天的伏。眼下的等只是小儿科已。

    暗中潜伏的那两名手也仍然在忠职守不过漫漫的长夜即将过去。现在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也是人的jīng神和体力最差的时候。两人已枯守了近一整夜。换成是任何人恐怕此时亦难免感到了极度的疲惫和松懈。

    但就在这时。寂静黑夜突然被一声断喝所打破只听东面相邻的院落之中猛的有人大喝一声:“来人啊。有贼!”

    那正是潜伏在那里暗桩所发出的警报。立时间个火器局的大院都被惊动了。几个巡逻队和其他暗的高手全都闻声赶了过去。对大胆的闯入者进行围捕。

    主院中的这两名高也不例外立刻从藏身之处飞掠而起。几个起落之间已如大鸟般越过院墙。

    只听隔壁院落之中很快就luàn成了一|。吆喝与打斗之声成一片显然是闯入者不甘心手就擒。双方jiā上了手。

    黑衣人早就在等着这一刻的来临当下毫不犹|的从yīn影中蹿出。闪电般朝着西面飞掠而去。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掠过了院墙。

    不用多说。这自然就是他安排下的脱身之计了。那个闯入者只不过是个牺牲品而已目的是为了掩护黑衣人的脱身。这看起来似乎十分疯狂。竟会有人肯如此牺牲自己。但于培养出了一大批“蜂刺”杀手的东-|-教来说这其实算不了什么。此番的任务是在必的。他们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完成为此而牺牲个人只是小菜一罢了。

    不一会的功夫。个闯入者就已受伤被擒。但此时黑衣人早已趁过了最外面的高墙。身形闪了闪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鸿源茶庄”。这在京师中只是个不太起眼的|茶庄而已。可是它却能提供一个很好的掩护。令往来的消息传递不会引起人的怀疑。

    那黑衣人的公开身份正是鸿源茶庄的老板。这个小小的茶庄也是巳圣骑士团在京师的总部。所有的指令都是从这里发出。

    茶庄是独én独院。黑衣人平常便住在这里。既无家眷也没有下人婢nv。周围的邻居们只的这老板的xìng格有些孤僻。却也没怀疑什么。

    眼下黑衣人轻车熟路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他当然不会走前én了。而是绕到后院越

    。

    直到进入到院里。他才终于长舒了口气。回想起适才所经历的一切。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已经是成的了手。虽说其间的过程也算是惊险万状。但却远比预想中的顺利。若不是眼下图纸就背在自己的身上。他真有些难以置信看来迪戈卡奥和查理德温等人的确是非常成功的吸引了对方的绝对主力。自己这边才能如此轻易的手。但愿他们能够顺利的脱身才好。

    他一边想着。一边屋里走去。海里忍不住又思索起如何才能将图纸安全运送出京的问题。对方估计很快就能发现图纸被盗之事。所以此事应该越快越好。

    思虑之间。黑衣人已然走到了房én前。就在将要én而入的一刹那。他的身子猛然顿住。口中低声喝道:“是谁?”

    只听屋内一个音哈哈一笑说道:“想不到这世间竟仍有人jīng通正反大五行遁术。今晚老夫也是大开眼界了!阁下能从防卫森严的火器局盗出图纸来。这等手胆略怕是当今天下间也无几人能有。有这等功夫者。想来在江之上亦非无之辈。阁下又何必戴着面具藏首缩尾。不如进来一如何?”

    黑衣人闻言身子忍不住剧。一颗心登时变的凉浸浸的。他现在虽然还不知道屋中人的身份。但却可以肯定是敌非友。自己的真实身份和这个的方连本教中人知道的都没有几个。外人就更绝无知道之理。

    因此对方绝不可能是早识破了自的身份。事先就等在这里。而是一直在暗中跟着自己。到刚刚才悄悄抢在了前面。神不鬼不觉的进到了屋内等着自己

    先不对方是如何知道自己去火器局盗图纸并且暗中监视的事情。仅就这等神出鬼没的身手就委实是可畏可怖。他自己本就是潜踪匿迹的大师。但如今被人暗暗跟踪了一晚竟懵然不知。而且对方刚才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神鬼不知的潜入了屋内。这是何等可怕的身手?

    难道这一都是个套。对方早就识破了他们此番盗取火器图|整个计划不成?

    这个念头猛然自黑的脑海里冒了出来。令他的心更加沉入了谷底。尽管是在寒冷的冬天。但他背后却唰的一下冒出了一身汗。

    没有毫的犹豫。黑衣人根本不答话。身体突然间闪电般向后急掠。一眨眼的功夫已然跃过了院墙。使出了全力狂奔而逃。

    他不敢沿着直线逃。而是施展正反大五行遁术。在街巷和房屋间钻钻去。极尽腾挪变幻之能。妄图甩掉那个可怕的对手。他在京师之内还有数处隐秘的身之所。除了自己之外再无第二个人知道。只要能成功摆脱对手。他就可以暂时伏起来。然后-考虑脱身之策。

    但他的身形刚一有所动作。那个可怕的对手立时就闪身追了出来。

    任凭黑衣人如何腾挪变幻。可却始终无法摆脱对手骨之蛆般的跟踪追击。

    黑衣人越逃越是暗心惊。心说自己逃遁的功夫虽不能说天下无双。但也绝对能排在前几名内。以前在教主他老人家的面前甘拜过下风。而眼下身后的这人身手竟似丝毫在教主之下如此可怕之人究竟是谁?

    忽然之间。他的心中想到了一个人。顿暗倒吸一口冷气。一颗心凉透了底。

    就在这时。只听那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道:“看阁下的身手和打扮。想来定是圣骑士?堂堂东圣教的十二圣骑士之一。难道就只会像兔子般逃跑么?这可|是令老夫有些失望了!嘿嘿。老夫倒要看看你能跑到哪里?又能不能飞出老夫的手掌心去!”

    在这般疾奔之下。他的声仍是从容淡定。不见丝毫气喘之意。就好象坐在那里轻松写意一样。令黑衣人更是暗佩。就凭这一手功夫。自己便远非其敌。除了教主之外。还再未见过有第二个人如此厉害。

    眼见逃跑无望。黑衣人倏的在当街站定了身形。缓缓的转过身来。

    只见身后那人也已在67米外站定了身形。面容清俊。似乎还不到岁左右的年纪。根本不像其自称的那样老。他一袭白衫。在黑夜中格外的显眼。那样随意往那里一站。就象渊亭岳恃般无可撼动。一股强大的气势隐隐发出。牢牢锁住了对手。

    黑衣人暗自里深吸口气。表面上|自。冷冷的开口问道:“如果在下所料不错的话。阁下一定就是北方绿林道的领聂行天聂宗主了!不知我可有猜错'”

    他猜的半点没错。这人却正是聂|天!!~!

    ~.《》~
推荐阅读: 最原始的欲望 穿梭在无限时空 御嫡 纵情花间 黑色手札 狙击英雄 天骄战纪 抗日之王牌特工 黑暗大纪元 最佳影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