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御书屋 > 历史军事 > 混在明朝 > 第三卷—第五卷第三百七十九章 引蛇出洞(下)

第三卷—第五卷第三百七十九章 引蛇出洞(下)

作品:混在明朝 作者:红色四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黑衣人的身手或许还算不上最顶尖的好手,但是其潜是出神入化,似乎完全能融入各种背景之中一样。[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若非有心仔细去看,就算在你眼前潜行而过也休想能发现。

    这种功夫与忍术有些相似,但却远比其博大jīng深,称为正反大五行遁术。

    若想练成这正反大五行遁术的功夫,必须要有高深的内劲为基础。可凡是达此境界的内家高手一般都自重身份,不屑去练潜行、匿迹,被人称**鸣狗盗的功夫,而想练者又大都没有那么高深的内劲。因此这种功夫现下已经几近于失传,远不像倭人从我们这里学到了一点皮á后便将之发扬光大,变成了正适合其yīn毒狡诈本xìng的忍术流派。

    这个黑衣人是个特例,他天赋异秉,反倒是通过修炼正反大五行遁术而习得了高深的内劲。再加上他同时身具闭息和柔骨两大奇功,因此若论潜行匿迹的功夫,天下间恐怕难有人能出其右,倭人那些忍术流的大宗师也只有给他提鞋的资格罢了。

    眼下他将正反大五行遁术全力施展开来,当真就像是完全融化在了黑夜中一样,只用了一顿饭的功夫就已经顺利地接连越过了几个院子,直到达了最核心的院落处所在。这一路之上他连过了两个暗桩,但是却丝毫未lù行迹。虽说这与那两个暗桩并非是顶尖的好手大有关系,可是其正反大五行遁术的厉害也可见一斑。

    看到此行的目已经就在前方的不远处,黑衣人丝毫不急,反倒是冷静地停了下来,仔细观察着情况。

    根据他所知道的情报,这主院落里伏有两个暗桩,而且是所有暗桩中最顶尖的两名高手。如果是有房屋、树木等物掩护倒也罢了,凭借他的正反大五行遁术,只要不是有心细查即便是顶尖的高手亦很难发现其踪迹。

    可是目标的座三层阁楼正处于院子的正中央,周围全部是空地,至少7、8之内没有能够掩护其匿行之物。他的正反大五行遁术虽然厉害,但却终究不是神术、仙术,不可能让人在空气之中也完全遁形。因此正常的情况下想在暗伏的两名高手虎视眈眈的监视下越过那7、8米的距离而不被发现,那就真成了神仙,绝非人力所能为。

    所以黑衣人必须要等待一个合的机会才行,要等到那两名高手的注意力稍被转移,那才有成功的可能。

    这样的机会想等着天掉下来是不可能的因此黑衣人早已经有了安排。眼下他在观察清楚了情况之后,又再度施展出正反大五行遁术,不lù形迹地潜行到了离那座三层阁楼最近的地方匿伏下来静等待着机会的来临。

    又过了约莫一顿饭多地夫。外面地大街上突然响起了一阵喧闹之声。几个富家公子哥打扮地青年边喊边唱直朝着火器局地大院而来。从他们浑身冲鼻地酒气、歪歪扭扭地步伐和荒唐地举止眼就看出每个人都已是喝得酩酊大醉。

    个人踉跄着走到了胡同口。扭身就要往里面闯。巡逻地兵士们早被惊动。当下毫不客气地拦住了他们。

    这几位阔少显然是喝得太“高”了。非说火器局地大院是自己地府第。指手画脚地喝令兵士让开。莫要挡着他们回家地路。

    像京师这种地方属于藏龙卧虎之地便拿出个人来都有可能有着很大地来头。除了真正地天潢贵胄和王锐这样权势熏天地人物。你地官再大也最好夹起尾巴做人则一旦不小心得罪了绝对得罪不起地人。就有可能会引来不测奇祸。

    那个带队地哨长很清楚这一点因此他也不敢太过造次。只是客气地拦住了那几位阔少道此处乃是机密重地。并非是任何人地府邸。请他们速速离开。

    几位阔少执意不听。非要进去看看不可。言语中自然也十分嚣张。搬出了一大堆唬人地名头。

    那哨长也不生气,一边坚决地拦住他们,一边在言语中也加进了“软钉子”,提醒这几位阔少此处可是属于内卫管辖。如果他们再这么闹下去而惊动了内卫的话,那事情恐怕就不那么简单了。

    那几位阔少中有两人似乎喝得稍少一点,一听内卫之名顿时酒就吓醒了大半。他们就算再hún、再霸道,也知道眼下这京师惹谁都不要紧,但内卫可是任谁亦不敢惹。

    别说像他们这样的小虾米了,就是钱龙锡、刘鸿训、成基命等阁部重臣又怎么样?他们三人不久前才刚刚与王锐掰过腕子,结果是一人被拿下天

    今仍在待罪,另两人也是黯然告老还乡,彻底退出了舞台。

    这几位阔少即便是家世有些来头,却也远远不能与钱龙锡等人相比,又怎么敢招惹内卫?那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么?

    因此再不用那哨长多说,那两人连哄带劝、连拉带拽,硬生生将另几个兀自胡说八道的同伴给拖走了,大街上也重新安静下来。

    这么一个小hā曲看似平常,实际上当然是经过了事先的jīng心安排。

    在静夜之中,适才的喧闹传得很远,整个火器局的大院内都听得清清楚楚。

    那两个暗伏的手本能地转头侧耳去倾听,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因此不由自主分了神。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黑衣人把握住了稍纵即失的机会,如一偻轻烟般直掠过7、8米的空地,身形倏地没入了阁楼的yīn影之中。

    那两名高手乎本能地觉察到了一丝异样,闪电般回过头来,目光警惕的四下里扫视着。

    但此时黑衣人的正反大五行遁又开始能发挥出威力,整个人好象完全融入了阁楼一样,再无丝毫破绽。

    那两人仔细看了半天并未发现丝毫异样,警惕心慢慢放松下来,以为自己是出现了错觉。于是终于将目光移开,重新开始了正常的监视。

    殊不知那黑衣人此时已悄无声息地潜入了阁楼之内,当真称得上是神不知、鬼不觉,连像外面那样的高手竟都丝毫没有察觉。

    里面自然没有半点***,但黑衣人却是天赋异秉,生就了一双夜眼,于黑夜之中视物如同白昼一样。

    不得不说他的确是完成这个任务的最佳人选了,若是连他都无法偷到的东西,普天之下再不做第二人想。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绝顶的异秉高手,东圣教主才定下了一系列的大胆计划。否则即便是内卫、龙虎卫的主力都被调走,若想从防卫仍是森严无比的火器局里图纸恐怕也是不太可能。

    黑衣人目光炯炯地扫视了一圈,欣喜地发现这楼内的布置与自己所掌握的情报大致一样。

    整个阁楼按照三才分为天、地、人三层,每一层的房间里都放有许多大铁柜,是按天干地支的顺序编号。

    黑衣人按捺住即将成功的jī动心情,迅速而又无声无息地直上到第三层,很快就找到了编号为天字甲一号的铁柜。根据高千辛万苦所探听到的情报,最先进的火器图纸就放在这个柜子里。

    他暗暗深吸了口气,定睛仔细查看。

    就见那柜子也没有什么特异之处,只是用了一把jīng巧的鸳鸯锁锁住。

    那个时代里还没有现代那种高级的密码锁,像这种jīng巧的鸳鸯锁已经是属于档次很高的了。若是没有两把钥匙同时打开的话,就算是最高明的锁匠一时半刻也难用工具来打开它。

    说实话,火器局的防卫已是足够森严了。今日若非是要进行“引蛇出dòng”计划,这黑衣人的本事即便是再大上几倍,也休想能闯进这阁楼里来。

    只不过为了不引起敌人的心,一切表面的文章仍需要做,只是将难度大大降低罢了。

    令对方感到是经历了重重险阻方才能成功,这样才像是真的一样。

    正因为如此,阁楼内才未设机关,柜子也没多搞什么huā样。

    黑衣人对此自是毫不知情,果然对自己的周密安排、巧妙计划和历经重重险阻才终于成功进到这里而暗暗感到得意。

    眼下他见柜子上只有一把鸳鸯锁,心中自然忍不住大喜,当下从腰间系的皮囊中掏出了一串钥匙仔细查看。

    这鸳鸯锁需要用两把钥匙同时打开,这两把钥匙自然是一套,比较容易就能分辨得出。

    黑衣人本身就jīng通开锁之技,而且早已经仔细研究过了那串钥匙,所以很快就将两把钥匙找了出来。

    他小心翼翼地将两把钥匙分别hā入锁孔之中,两手轻轻同时转动。只听微微一声轻响,鸳鸯锁立刻弹了开来。

    黑衣人的心中忍不住一阵狂喜,轻轻地将柜én打开,立时就看到了其中一叠叠码放整齐的图纸。他的呼吸不禁都有些急促起来,虽然看不到脸上的表情,但那贪婪的目光已经暴lù了他的内心!!~!

    ~.《》~
推荐阅读: 最原始的欲望 穿梭在无限时空 御嫡 纵情花间 黑色手札 狙击英雄 天骄战纪 抗日之王牌特工 黑暗大纪元 最佳影星